马来西亚新增确诊病例156例 累计确诊2626例
来源:马来西亚新增确诊病例156例 累计确诊2626例发稿时间:2020-03-30 16:03:49


法国的医生还发现,一些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失去了嗅觉或者味觉,问我们这边的病人有没有这种情况。我说我们这边很少,我接触的病人中只有一例。

▲赵剡与加拿大的医疗专家进行线上交流。图片/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

2月13日,一辆车驶来,下来的第一个病人就是阿念。年轻的阿念,活波可爱,左看看,右看看,蹦蹦跳跳,问这问那,办完手续进舱的时候,她还帮着旁边的阿姨,提着又大又重的行李袋。她的勇敢、乐观、自信、开朗,彻底打破了方舱沉闷的氛围。

阿念见到外婆时,老人半昏迷。阿念一遍遍喊着“家家”(武汉话,外婆),拉着她的手,外婆的眼睛慢慢睁开,惊慌地问:“这次是不是挺不过来了?”

彭志勇:国内可以搞方舱医院收治轻症患者,但是在西方国家,如果要把所有轻症病人找个地方一起隔离,这个是做不到的。第一,不可能把所有人强制拉出来;第二,他们其实可以在家隔离。中国人的房子太小了,没法居家隔离,但是美国人房子很大,所以我们会建议他们在家自我隔离。

美国重症医学会是第一个找到彭志勇的外国医学组织。2月8日,该协会关注到了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,联系彭志勇做了线上分享。“那时候我还要介绍新冠肺炎是怎么回事,很多人还不清楚。当时很多医生觉得他们不吃野味,所以这个事情离他们蛮远的。”彭志勇说,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,当时的新冠肺炎“主战场”仍在中国,还有医生问他,疫情是一个national的问题,还是global的问题。“当时我也不好说,只能说有全球化的可能性。”

但意大利和中国不一样,不可能全国的医生都跑过来帮忙,只能自己想办法。所以我告诉他们,如果医生不够用,可以找麻醉科和心肺外科的医生,他们也按照我的方案组建了一个临时的医生团队。一周后,这家医院的医生联系我,说幸亏当时把ICU的床位增加了两倍,不然现在就“活不下去了”。因为后面意大利的疫情暴发了,病人的数量增加了很多,原先的床位根本不够用。

“我立刻就答应了。”经过申请,阿念符合条件,于是转院至火神山,照顾89岁的外婆。

阿念摸着她的额头安慰。老人突然惊醒,震惊中带着愤怒:“你?你怎么过来的?你不要过来啊,会传染的。”

特效药方面,有国外的医生问我们,前期治疗中有没有使用氯喹、氯喹到底有没有效果。但目前的情况是,我们没发现很扎实的证据证明氯喹有效。我自己也研究了氯喹在临床中的使用,但现在患者数量减少会对试验产生一些影响,所以我的临床研究就搁在那儿了。之前国内有很多类似的临床试验,但因为病人少了进展都不是很好,都没拿出结论。